在應(ying)對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中深化(hua)法治wen)導/h2>

作者︰張劍(jian)源(雲(yun)南(nan)大學法學院教授)

  習(xi)近(jin)平總(zong)書記(ji)在2月5日召開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(di)三次會議(yi)上指出,要嚴格執(zhi)行(xing)疫情防控和應(ying)急處置法律法規(gui),加強風險(xian)評估,依法審慎決策,嚴格依法實施防控措施,堅決防止疫情蔓延。運用法治思維(wei)和法治方(fang)式應(ying)對和tu) 夥縵xian),是(shi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(neng)力現zhi)dai)化(hua)的一個重要標(biao)志。面對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,我國在制定方(fang)案、采(cai)取(qu)措施、組織各方(fang)力量(liang)開展(zhan)防控的過程中,緊緊圍(wei)繞黨和國家的戰略部署,用法治方(fang)式防範化(hua)解重大風險(xian),不(bu)斷推(tui)動防控工作向法治化(hua)邁(mai)進。

  制定和完(wan)善應(ying)急法律和政策。1989年(nian)我國出台(tai)的傳染病防治法,對傳染病預(yu)防、疫情報告、疫情控制、醫療(liao)救治等作出了具體規(gui)定。2003年(nian),為有(you)xing)?ying)對非典型(xing)肺炎疫情,國務院及時出台(tai)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應(ying)急條(tiao)例,就(jiu)應(ying)急工作中存(cun)在的信息(xi)不(bu)準、反(fan)應(ying)不(bu)快、應(ying)急準備不(bu)足等ren)wen)題進行(xing)了系統規(gui)定,確立了“三就(jiu)地”“四早”等制度qu)007年(nian),突(tu)發事件應(ying)對法頒布(bu),對突(tu)發事件預(yu)防與應(ying)急準備、監測與預(yu)警、應(ying)急處置與救援、事後恢復cong)脛亟 茸 雋司嚀騫gui)定。這些立法為應(ying)對突(tu)發公共事件提(ti)供了具體依據和指導,實現了有(you)法可依、有(you)規(gui)可循。當前,在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,中央統一部署,地方(fang)依照zhan)曳 曬gui)定,出台(tai)了大量(liang)配套政策。在這些地方(fang)政策中,各地落實和細化(hua)國家法律規(gui)定,同時,根(gen)據疫情發展(zhan)情況,結(jie)合各地實際,制定出符合實際需要又不(bu)違反(fan)國家法律的mou)渫ㄐ源朧  you)助(zhu)于提(ti)高疫情防控針對性和實效性。

  用法治方(fang)式抓(zhua)好疫情防控、維(wei)護社會穩定。在應(ying)對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時,既(ji)要堅持服從(cong)服務大局(ju),把疫情防控作為最重要的工作任(ren)務,又要維(wei)護好社會秩(zhi)序,保障民(min)眾生(sheng)活安寧、經(jing)濟社會活動有(you)xing)蚩 zhan)。無論是(shi)非典型(xing)肺炎疫情,還(huai)是(shi)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疫情,由于突(tu)發性較強,都(du)出現了抗疫情物資需求量(liang)激增、供給不(bu)足的nan)窒蟆C娑躍藪罄li)益,市xie)∩銑魷趾逄 錛邸 dun)積居奇(qi)、制假售假等破壞市xie) zhi)序、侵害他(ta)人利(li)益的行(xing)為;同時,也有(you)故意隱瞞信息(xi),嚴重干擾(rao)破壞疫情防控工作的違法犯罪行(xing)為。早在2003年(nian)應(ying)對非典型(xing)肺炎疫情防控期(qi)間,針對這類情況,最高人民(min)法院和最高人民(min)檢察(cha)院聯合xi)洳bu)了相關司法解釋,為通過司法打擊(ji)突(tu)發疫情期(qi)間的犯罪行(xing)為提(ti)供了具體指引。在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(qi)間,這些情況也時有(you)發生(sheng)。為此,最高人民(min)檢察(cha)院、最高人民(min)法院于2020年(nian)1月先後提(ti)出“為社會各界有(you)xing)? zhan)疫情防控,打贏疫情防控阻擊(ji)戰營造有(you)利(li)司法環境(jing)”以及“為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(ji)戰提(ti)供有(you)力司法服務和保障”的部署,要求各級司法機關依法嚴懲妨害預(yu)防、控制突(tu)發傳染病疫情等各類犯罪,依法嚴懲利(li)用疫情危害公共安全和市xie) zhi)序的犯罪行(xing)為。同時,全國各地行(xing)政機關也bu)ji)開展(zhan)依法維(wei)護疫情防控秩(zhi)序、市xie) zhi)序、社會秩(zhi)序的執(zhi)法實踐,根(gen)據價格法、消費者權益保護法、治安管理處罰法等,對嚴重擾(rao)亂市xie) zhi)序、哄抬物價、囤(dun)積居奇(qi)、制假售假等行(xing)為依法查處、嚴肅處理。

  立足基層、聯防聯控,實現自治法治德治相結(jie)合。在防控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疫情期(qi)間,按照中xie)倉醒胗》 摹豆賾詡憂康(kang)車牧斕肌? 蠐  櫸攬刈杌ji)戰提(ti)供堅強kong)偽V?耐ㄖ 罰 ﹦  ∪ 亍 終zhen)、城鄉社區等防護網絡(luo),做好疫情監測、排查、預(yu)警、防控等工作,加強聯防聯控,嚴防死守(shou)、不(bu)留死角,構(gou)築群防群治抵御疫情的嚴密防線。2020年(nian)1月,為保障聯防聯控機制更好地得到實施,國務院應(ying)對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機制先後發出了《關于加強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疫情社區防控工作的通知》和《關于印發近(jin)期(qi)防控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工作方(fang)案的通知》。民(min)政部和國家衛生(sheng)健康(kang)委員會也聯合發出了《關于進一步動員城鄉社區組織開展(zhan)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》。地方(fang)層面也出台(tai)了大量(liang)貫(guan)徹落實聯防聯控的地方(fang)性政策。這些政策文件對社區層面通過網格化(hua)進行(xing)疫情監測、信息(xi)報送(song)、重點人員管控、宣傳教育等作出了具體部署。在很多地方(fang),黨委政府有(you)xing)? 保 閔縝褐諢ji)參與,各方(fang)面積極(ji)性得到有(you)xing)?鞫   懶 毓?髡謨you)xing)? zhan)。這一努力實現“切(qie)斷傳播源、阻斷傳播途徑”目(mu)標(biao)的過程,有(you)助(zhu)于健全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結(jie)合的城鄉基層治理體系,夯實基層工作依靠群眾、服務群眾的理念(nian)。

  踐行(xing)法治精(jing)神(shen),普及法治理念(nian)。疫情防控情況復雜(za),矛(mao)盾沖突(tu)時有(you)發生(sheng),妥善處理矛(mao)盾沖突(tu),對za)諼wei)護社會穩定具有(you)重要意義。比re)紓 ying)對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時的個人信息(xi)保護問(wen)題,特別是(shi)對za)詵迪縟嗽薄 yi)似或確診人員及其家屬的信息(xi)保護問(wen)題。有(you)人可能(neng)會認為,在這種特殊(shu)時期(qi),對疫情感(gan)染者或利(li)益相關者個人信息(xi)的mou);?ying)該(gai)讓位于更重要的公共防疫需求。但相關研究表(biao)明,面對傳染性疾病時,對個人信息(xi)及隱私的mou);?岫雲(yun)浠ji)參與及尋求治療(liao)有(you)正向激勵作用,這對疫情扭轉頗為有(you)益。反(fan)之(zhi),如果不(bu)注意對利(li)益相關者的信息(xi)保護,甚至隨意披露(lu)個人信息(xi),則(ze)容易(yi)激化(hua)對立情緒,引發社會焦慮和恐(kong)zhi)擰4cong)實踐看(kan),目(mu)前我國法律框架中民(min)法總(zong)則(ze)、刑法、傳染病防治法都(du)有(you)比較明確的對個人信息(xi)予以保護的規(gui)定,與既(ji)有(you)研究成(cheng)果較為吻合。在當下(xia)新型(xing)冠狀病毒感(gan)染的肺炎疫情期(qi)間,多地出現的因泄(xie)露(lu)他(ta)人信息(xi)而(er)被調查、追(zhui)責的案件,就(jiu)是(shi)較為典型(xing)的例子(zi)。再比re)紓 you)公職人員在疫情防控中失職、違規(gui),部分zhi)褐諼淳jing)批準擅自設卡攔截、阻斷交通,以及制造和傳播不(bu)實謠言,甚至故意隱瞞病情、拒不(bu)執(zhi)行(xing)防控措施而(er)造成(cheng)嚴重社會危險(xian),責任(ren)人均受到了相應(ying)法律追(zhui)究。這些案例表(biao)明,即便是(shi)在疫情防控特殊(shu)時期(qi),監督、問(wen)責依然無處不(bu)在,個人自za)剎bu)能(neng)超越法律界限(xian)。自覺維(wei)護法律權威、保障疫情防控秩(zhi)序和社會秩(zhi)序,在任(ren)何wen)焙蚨du)是(shi)公民(min)應(ying)盡的法律義務。

  在應(ying)對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中不(bu)斷深化(hua)法治wen)導 shi)我國不(bu)斷探索中xie)厴se)社會主義法治道路的一項(xiang)具體實踐。從(cong)傳染病防治法到突(tu)發事件應(ying)對法,再到一次次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中具體的法治wen)導途jing)驗積累,我國應(ying)對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法治化(hua)進程不(bu)斷推(tui)進。盡管實踐中還(huai)存(cun)在有(you)待解決的問(wen)題,但我們有(you)理由相信,只(zhi)要堅持法治化(hua)道路,不(bu)斷推(tui)動應(ying)對突(tu)發公共衛生(sheng)事件制度化(hua)、規(gui)範化(hua),就(jiu)一定能(neng)夠有(you)xing)?hua)解重大風險(xian),有(you)xing) ti)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(neng)力現zhi)dai)化(hua)水平。

  《光明日報》( 2020年(nian)02月07日?11版)

盛大手游官网 | 下一页